吱tuzi

靳东:因为我喜欢演戏(二)

江东绪:

侯皮靳_弹弹弹:



转自豆瓣 接上文(一)



六)也许一生只有一次
——“选择我作为演员的代表拍摄宣传片是对我莫大的信任。”

靳东介绍,2008北京奥运会形象宣传片由一位旅美导演执导,宣传片需要10个各行各业的人物出镜,他通过TVB北京办事处的推荐,有幸作为演员的代表,加入了拍摄行列,歌坛重量级人物刘欢也代表歌手在宣传片中露脸。其他8个人也将是工人、农民、知识分子等各行业的精英。对于我们来说,这无疑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,可是对此,他却看得很淡。也许按他的说法,他只是个演员,其他的一切,不是这么重要……

记者:我们知道你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形象宣传片的拍摄,我想对于参与者来说,这真的是一份难得的经历。当你得知你能够参与其中,你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?
答:当然很高兴啊。选择我作为演员的代表拍摄宣传片是对我莫大的信任。和其他8个工人、农民、知识分子等各行业的精英一起拍,就像航天英雄杨利伟啊、歌星刘欢啊,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。
记者:这个宣传片是怎么选到你的呢?
答:是电影总局的人向张艺谋推荐的。其实我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出名,很难胜任这个任务,但是后来考虑再三还是接受了。毕竟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呀。
记者:宣传片要拍多久呢?
答;一直拍到2006年。
记者:拍摄要持续到2006年?为什么周期这么长?
答:因为奥运是2008年开啊,所以此前要不断拍摄新的内容,每年都拍一次。
记者:那每次拍的内容都有什么变化?
答:主要就是拍中国的名胜古迹,人没多大的变动。
记者:这和你平时的拍戏时间会不会有冲突?怎么解决和你排戏档期之间的矛盾?
答:这就很难说了。不过一切都要以宣传片的拍摄为准,在这3年时间内,我都将无条件服从剧组的调遣。
记者:和我们说说拍摄过程吧。
答:我们是10月的时候第一次拍。每个人安排了不同的大背景,我的是以长城为背景。当时导演用的是航拍,拍的是我的脸部特写,为的是要表现出中国人坚毅的一面。我当天换了一共换了8套衣服,像运动服啊、休闲服啊、夹克啊……就是为了拍出一个精彩的镜头。我倒是过了一回模特的瘾。

(七)做好自己,精彩的活
——“这样怎么能拍出好的作品呢?你的核心部分都不那么干净了,你怎么来敬业呢?你周围都是这样的环境怎么好好的工作?没有好的要求,哪来好的结果呢?”

演艺圈是一个复杂的地方,靳东自己也承认。他说,他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圈子里面生活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但是他有自己的原则。他说自己会做好自己。这是一个声称23岁才学会管理自己的人,他懂事的很晚,但是长大的比别人都快。从他的身上,我们可以看到的,不仅是一个人的经历,我想他也为我们折射出了这个圈子里的许多让人反思的东西。让我们一起来听听,他的感触。

记者:关于演艺圈,人们有着很多不同的评论和说法,作为其中的一员,你是怎样看的呢?
答:总的来说,这是一个挺复杂的地方。
记者:具体谈谈吧?
答:我觉得,首先来说,这是个很社会的地方,一些坏的东西很容易滋生,也很容易影响你。就象现在北京的演艺圈是怎么搞坏的呢?首先是十多万的北漂族,很多人就是给钱就来了。我不想用亵渎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他们。可能他们还有更多的目的,甚有些人是以洗钱为目的来拍电视剧或是电影,还有些人拿电视台的钱,拿国家的钱,去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——什么去请一些名演员,或者威胁别人,你如果不怎么着我就不让你上我的戏,这样怎么能拍出好的作品呢?你的核心部分都不那么干净了,你怎么来敬业呢?你周围都是这样的环境怎么好好的工作?没有好的要求,哪来好的结果呢?
另一方面来说,在拍戏的这个小圈子里,你也会觉得很复杂。因为没有一个剧组和另一个剧组的是雷同的。所有的人员结构,人员搭配都是不同的。你说这个东西难,它难在哪里呢?就是因为它是一个集体合作的项目。你说一个再小再小的戏,他至少也得有50几个人。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演员,导演,摄影……你永远或者说很难碰到一个齐心协力的集体,或者说大家都是奔着这事去做的。虽然这话说起来很轻松很简单。但是有几个人在真正利益上是为了这事在做这件事?很难说……
记者:在这个复杂的环境里面,你觉得自己改变了没有?
答:其实我在这个圈子里混游刃有余。说得难听的吧,就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没有被它影响。但是至少它影响了我身边的很多人。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,我是最不想给别人压力的一个人,从每个人的角度来想,设身处地的想想自己,再想想别人,每个人都非常的不容易。我也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人,我不是说它黑暗,只是这个圈子太复杂了,因为它实际上就是一个小社会,我只可能是尽可能多的从我身边的朋友做起。
记者:为什么不从自己做起呢?也就是说,演艺圈究竟有没有给你带来影响?
答:我基本上在按照我自己设定的路线在走。我觉得它给我的影响曾一度有过,比如说一些习惯,一些不好的东西,往往是越不好的东西,它传播的就越快。但后来我还是马上的把它给丢掉了。我觉得现在的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懂得了从自己做起。虽然我自己的力量很微弱,但是如果够用的力量去影响我的学弟,学妹,还有身边的朋友,哪怕是今天初次相识的朋友,`我都觉得这是我理所当然的一份责任。我终于明白了我想要什么。我刚才说从我身边的朋友做起的意思,就是因为,如果大家都按照一个良性的方向去发展的话,就会形成良性的循环。我觉得我目前的生活态度生活方法还是影响到了我身边的一些人。
记者:你那么喜欢唱歌,有没有想过做歌手呢?在演艺圈里打拼可以有多种选择啊。
答:喜欢归喜欢。我的经纪人也和我说过,想让我也出唱片。但是我这个人就是不太喜欢所谓的艺人。艺人嘛,喙头很多。一个歌手要出名有很多方法的。我比较喜欢的就是搞那些纯演绎的东西,我觉得,作为一个演员,所谓的演艺圈和娱乐界与我没有关系,我只是想做我自己的工作,仅此而已。我不希望别人说靳东他是一个歌手,我不喜欢这样的角色,我只是单纯的喜欢演戏。
记者:那你怎样区别一个艺人和一个演员呢?
答:我觉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演员,他应该是很深刻的,对任何人,任何事,都应该是很认真的。艺人呢,市场很不规范。有些人仅仅只是为了贪图一些蝇头小利,为了解决生存问题。两者的差别是很明显的。

(八)有关名利
——“每个人肯定都希望自己做得更好,但是能不能成名,能不能获得你们所谓的成功并不是你能够掌握和决定的。我只要自己踏踏实实的去做就好了。”

人们说,走进这个圈子里面的里面都是冲着名利去的。靳东是不是呢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,都有自己的期望,不可能说自己不在乎的。应该说,靳东自己所拥有的潜质和他的所得,并不是一样的。我们相信他会成功。但是,他怎样看待自己的现状呢?他怎样看待自己成功呢?我们很想知道。

记者:我知道你在媒体面前都不愿意提及你所获得的荣誉,包括《秋雨》参加金马奖的影展这件事。那你愿不愿意在我们这些“非媒体”面前说说呢?
答:呵呵,怎么说呢,其实我所获得的荣誉和我现在所谓的一丁点的小成就,我心里都美着呢!我想听到的并不是别人对我的恭维。只有当所有的人都认同我的时候,我才觉得这就是对我的莫大的奖励。你说有了什么名声,奖励多少钱,这都是次要的。奖金和荣誉都是一种衡量标准。我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搞创作的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就是兢兢业业,精力充沛。其实获得荣誉肯定是一个挺开心的事,但如果别人让你自己来评论的话就很不好说,说过了的话别了会觉得你骄傲,要是不说呢,又觉得是违背了自己的良心。自己做到哪一步自己心里清楚,过分的谦虚和过低的估计了自己都不好。
记者:那这样说成名,有一个出色的成绩对你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对吗?
答:无所谓。
记者:真的是无所谓?可是成名以后,对你来说,也许意味着更多与名导演合作的机会,有更多选择自己喜欢演的角色的权利,那样不是更好吗?
答:你说一点无所谓倒不可能,就像你说真的可以把名利抛在一边吗,可以完全无所谓吗,这当然也是不可能的。但它毕竟不是最重要的,我可以把它放在次重要的位置,而不是完全不重要。当然,我不太喜欢这种很中庸的东西。我觉得人大多数时候是生活在一种无奈的状态下的,而且这种无奈是相当深刻的。真正的无奈是没有人能够抗拒的了的,每个人肯定都希望自己做得更好,但是能不能成名,能不能获得你们所谓的成功并不是你能够掌握和决定的。我只要自己踏踏实实的去做就好了。
记者:只要自己能够感受到这份乐趣是最重要的,是吗?
答:是吧。我只是在演戏,在我所理解的可以把握的范围内去演。我跟那些大腕儿在一起合作的时候,他们会说靳东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人物,这让我觉得很开心。我选择了演戏,就要作到最好,同样如果我选择了踢球,我一样也要做中国最优秀的球员。我觉得人要做一项工作,就要做到最好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不光是乐趣,还有责任。
记者:那么你都获得过什么荣誉呢?能说一下吗?
答:得过一个金马奖的最佳男演员,是因为一个电视剧,那个奖项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奖项。那次我是演了一个壮族的大学毕业生,《五色场》。其实我觉得,只要我演的这部电影大家都能够看到,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。

(九)面对压力
——“其实我就是一个打不垮的人,我从来没有向谁抱怨过,说我有多难多辛苦说我扛不住了。游离之后还是会很坚定,因为我喜欢演戏。”

每个人都会面压力的,一个在努力追求梦想的人,更会面对困境。我们眼前的靳东看起来很洒脱,他说一切都无所谓,他说没有他抗不住的困难。从他的言语中,我们看得出,他也有很累,很迷茫的时候,这个时候的他,不再是屏幕上的那个永远神采奕奕的他。他,就是一个普通人,也会感到失落,和遗憾。

记者:我注意到,你刚刚两次提到“游离”这个词,我觉得两次的意思好象不太一样,一是说排戏时,二是说不能和家人团聚。你这个游历的感觉到底是什么?有什么明确的定义吗?
答:怎么说呢,我觉得我大部分时候都是生活在游离状态的,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,我觉得我是活在自己的思想世界里的人,我要是确定下来演哪种人物,考虑人物关系,搭配,时代背景……我觉得这种游离类似于人在走走看看的过程中的一种感受,人永远都是生活在一种“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”这样的考虑中。每个人都有压力。就我个人看来游离的定义就是消化。消化所有的压力,消化我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。
记者:压力从哪里来?
答:压力太大了,比如说身边的竞争对手,你如何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,这需要你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甚至是二十倍的努力和汗水。
记者:那游离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?
答:游离的时候,我就经常的思考。究竟什么样的压力是我自己承担不了的,什么样的苦是我吃不了的。我觉得到现在为止,我还没有遇到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用尽了我所有的心血去演好每一个人物。我觉得刨除那些社会上的方方面面的因素。你付出了,努力了,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。
记者:相信自己就能做好是吗?
答:不是相信,相信的前提就是我已经有方法,有能力去做好,我觉得我自己有这个能力。
记者:你遇到困难时,有没有想过要放弃,不做这行了?
答:对于我来说那种想法就是瞬间的游离。其实我就是一个打不垮的人,我从来没有向谁抱怨过,说我有多难多辛苦说我扛不住了。游离之后还是会很坚定,因为我喜欢演戏。
记者:但是每个人就会有特别脆弱的时候,不是吗?你是怎么调节的呢?
答:其实每个人都极其脆弱,尤其是当你一个人的时候。我的发泄主要就是写东西。我想这样可以把自己的心绪好好的整理一下。我觉得自己活的是非常自我的。还有我最喜欢的就是看书。一本一两百字的书给我,我就能完全遨游在自己的想象空间中。一本好书给人的感觉像一部电影一样,好得一塌糊涂,能让我学着鉴别自己的审美观点,同时也放松了心情。

(十)他的路很光明
——“我的生活姿态就是两个字:积极。我很积极。怎么活都是活着,与其这样,不如选择一种精彩的活法。我觉得我是这么理解的。我的心态永远是年轻的,总把自己的心态保持的尽可能小。”

采访即将接近尾声了,而我们也对他从陌生到了解,有了一个全新的印象。在我们面前的他,也许卸下了屏幕上的面具,对我们很坦诚;但是也许按他的说法,他也不知道,哪个靳东才是他自己。不过,我们敢肯定,他是绝对不会甘于平庸的。他的前景会很光明。

记者:你觉得现在对你来说是机遇排在前面还是实力排在前面?如果让你选择的话。
答:以前我有想过,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太注重这个问题了。机遇是你可遇而不可求的,而实力是你自己努力的。七、八年前我就树立了这个观念,机遇不是我能左右的,但是实力是可以靠努力创造出来的。机会不来,我则一直在用我所拥有的实力去争取,不管它是多还是少,至于过多的,想也没有用。
记者:那么你觉得你有今天的知名度是机遇占主要还是实力?
答:我觉得是实力。我出来的渠道及其简单,就是戏剧学院那个舞台,我让所有人认识我都是那个舞台开始。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吧。你演得再好,不是我所理解的那个概念,那么它也是不好。这没有一个共同的衡量标准。
记者:你现在对未来有没有什么打算呢?
答:我的打算和规划很简单,就是工作,工作,再工作。
记者:我感觉你是一个性格很直的人,媒体也可能抓住你的这一点对此进行报道,你觉得这样会对你的工作造成影响吗?
答:我觉的无所谓,前提是我从来没有和媒体接触过多。
记者:那么如果你对媒体的态度不是很合作,不会对你的形象造成影响吗?
答:我觉得不会。我觉得从我们的角度来说,我更希望大家关注的是作品本身。如果我的作品能够感染你,我觉得这就是对我所投的赞同票。我希望在所有人看过我的电影之后,我能听到那种掌声。还有一点就是,当别人看过电影之后,可以一眼认出演这部电影的我,如果每个人的眼里都透着赞赏,我觉得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刻。至于媒体怎样说我,那不是我该考虑过多的。
记者:你对你的性格有什么评价?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性格的人?
答: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是最混蛋的性格。我上来那股劲就是一个倔,死倔死倔的。当然说好听了是执着。我觉得除了做一个真实的我之外,我具有多重性格。不是两三种,三五种,是更多。
记者:那你觉得真实的你是什么性格的?
答:真实的我就是较真的有点过了。但是我觉得应该做一个眼里揉不进半粒沙子的人。在一个小的工作环境里,我就很有可能让人下不来台。这就是我真实的性格。我另外的一个性格特点就是太过敏感。我觉得人还是傻一点好。郑板桥老先生曾经说过:难得糊涂。而恰恰我就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。虽然从我们培训的角度来说,有时候要培养的就是敏感的感觉。有的时候拍戏,机器架好了,灯光打好了,布了四五十分钟光,等了很长时间,就是为了拍那一个眼神。你有敏感的神经才能把握好这个“度”。但是说实话,我觉得人不要太敏感,越敏感就越容易受伤害。真的。
还有,我是一个典型的人权主义者、自由主义者。我不会对任何人不礼貌,但也不允许别人对我不礼貌。可能有些人会觉得靳东假惺惺的,随着你所谓的那个层次,有些人会觉得你做的太过了。我是一个不会说假话的人,我觉得说假话太累了。我该说的假话在二十岁之前都说完了。每当你说谎之后你得不断去圆谎,慢慢的它有可能变成一种习惯。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,你都应该用一种博大的胸怀、长远的目光去看待身边的人和事。
记者:我忽然想到,中国有一句这样的话: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你怎样看这句话?
答:说心里话,的确是这样的。我经常给自己一个人生课题的提问,人生是什么?我觉得到我老死的那一天也不可能有一个确切的答案。我就是说一点个人的看法吧。我想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你的生活姿态,你对生活的态度。所谓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,它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有一些不可预知的东西。我作为一个演员,不管对人生还是对拍戏,重要的是要有好的生活态度。 而对于我来说,就是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不希望别人来打扰我。
记者:那么你的生活姿态是怎样的?
答:我的生活姿态就是两个字:积极。我很积极。怎么活都是活着,与其这样,不如选择一种精彩的活法。我觉得我是这么理解的。我的心态永远是年轻的,总把自己的心态保持的尽可能小。
记者: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了,有没有什么遗憾?
答:中国的市场,就像我刚才所说的,真正在做事的人很少,而且我又不能以我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这种现状,这是我最大的遗憾。对于我来说,我要求我自己每一部作品都是我的心血,都是我用我最认真最严肃的状态去对它的。多做一些遗憾就会少一些。我自己做了就可以了,我想表达的,想呈现的,都放在我的人物角色里,只要有人说我影响了这个全片子的导向,这就足够了。还有一个遗憾就是父母了。很少时间陪他们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是抱着一种比较愧疚的心情去面对他们。
记者:你对将来有什么期待呢?
答:我觉得我最清醒的时候就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,什么声音都没有,这是一天中最有收获的时候。就像过一场电影一样,去想自己今天都做了什么,最近都做了什么,以后期待什么。我对以后唯一的期待就是能够给我很多好本子——这就是我的期待。

后记:采访结束了,我们感觉跟着靳东的步伐,回忆了他从出生,到现在的一切,好像有些意犹未尽……而靳东自己似乎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不能自拔。眼前的这个人有些熟悉,有些陌生,又有些遥远。我们不知道,当他成功之后,他是不是还能这样和我们坐下来,真心的畅谈。毕竟,人的心情会随时间和环境改变,这在演艺圈里面,更是体现的深刻。但是我们相信,明年的春天,将是他获得大丰收的一刻……但愿的是,他成功之后,不要失去的是这样一份真纯和坦诚。


评论

热度(146)

  1. 感冒的阿司匹林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法律汪言靳于此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吱tuzi江东绪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iljd12言靳于此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