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tuzi

【蔺苏】千年泪(上)

千年泪~很虐

熊猫仔VI的萌娃小E:

清明活动,更多文章请戳最后一个TAG~


设定不是我的,为了避免剧透完结章标出处,望见谅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千年泪(上)



听闻,霍州有三绝。


一是琴师绝技,二是茶娘绝色,三是仙茶绝味。


而这三绝都集于一处,那便是我正坐着的仙露舫中。


我并非凡人,也不知是何种生物,只知自己寄宿在凡人体内,见凡人之所见,闻凡人之所闻。


灵识初开的时候,我面前是一座清碑,碑上摆着一枝红梅,含苞待放,竟就被人折了下来。


细看之下,青碑上刻着一个梅字。


我便将自己唤作“阿梅”。


而我的宿主正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琅琊阁少阁主,蔺晨。


蔺晨极爱梅的。


他的房中总摆着一枝红梅,而他也时常盯着这枝红梅发怔,然后手中攥着一只瓷瓶。


听说那是霍大师亲手雕的,价值连城。瓶身上刻着一枝梅花,背面有两行小篆——“柳垂江上影,梅谢雪中枝。”


这瓶子似乎是蔺晨极为真爱之物,从来都是贴身放着,时不时握在手中反复摩挲,也不知道里面装的究竟是何等玩意,我从未见蔺晨打开。


我原以为这是个名叫“长苏”的瓶子,因为蔺晨每每发怔起来都会对着它喃喃道“长苏”二字。


可他有时对着梅花也唤“长苏”,对着屋外一阵清风也唤“长苏”,对着几案上的翔地记也唤“长苏”。


后来我才知道一声声长苏,唤的不是他物,而是梅岭间埋着的人,青碑上刻着的名字——梅长苏。


 


此时,我正与蔺晨一道坐在霍州抚仙湖上的仙露舫中。


抚仙湖四周环山,一入秋湖面上便笼起氤氲,仿佛披着一层薄纱。


仙露舫便泊在湖心,群山环绕,烟波浩渺,水天一色,宛如仙境。


“三绝”盛名之下,自然引无数游人争相来访。


这画舫的茶娘不喜热闹,加之仙露茶需天时之顾,便定下规矩,凡是来品茶的,皆凭仙露帖方可登舫。


这仙露贴乃茶娘自制的茶叶宣,每年白露时日仅仅发数十张,遂引人哄抢,甚至有“千金难买仙露帖”一说。


而蔺晨却是那为数不多,不用凭帖,就能入舫的人。


我若是寻常凡人,便可随蔺晨一道品一品仙露茶之绝味,可现下却只能睹一睹茶娘的风姿,闻一闻乐师的琴音。


琴师唤作未名,是蔺晨的旧友。


铮铮琴音夹杂着浅浅的波涛之声飘入耳内,我虽不懂乐理,却也听得入迷,当真是绝技。


一曲奏罢,蔺晨收了扇子,直摇头,“多年未见,技艺生疏了啊。”


未名拍案而起,“你懂什么,我弹的可是《凤求凰》,你这孤家寡人当然无法体会其中奥秘。”


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


我在心中将方才的曲调默念了几遍,仍不懂其中之意,却见蔺晨垂了眸,望着那张焦尾,喃喃道,“弹得甚好。你与隐娘甚好。”


“你休听他胡说。”


身后传来一句莺莺细语,顺着蔺晨的视线,只见屏风之后走出来一位白衣女子,头安金步摇,耳系明月珰,嫣然一笑,百花失色。


蔺晨起身行礼,“隐娘。”


想必那人便是三绝之“绝色”。


隐娘引着蔺晨入了座,将茶具列在几案上。


“收到你的信就存了露水备着,可却迟迟不见你来,怎地迟了一年?“


蔺晨撇撇嘴,不答反倒夸赞,“隐娘姿色不减当年。”


“嘴贫。”


桌上摆着两只红泥小炉,两坛水以及一套茶具。


隐娘从左边一坛中取了水,煮沸,烫了杯。


间隙之间,小心翼翼地从另一坛中取了水,煮到初沸冒蟹眼儿,才高冲进备好茶叶的壶中,复又分至杯中。


我嗅不到茶香,只能看着袅袅热气,缓缓而飘。


蔺晨将面前的茶杯推至身边的空座前,从怀中掏出瓷瓶,放于杯子前。


“这是何物?”


“一个朋友,说要带他来尝尝仙露茶的。”


隐娘也是聪慧之人,见蔺晨如此神色便未往下问,可偏偏在场的还有位木鱼脑袋。


“如此说来,你之前带来的那位朋友呢?”未名拭完琴,踱步而来搂着隐娘道,“隐娘,当时你方巧不在,未曾见过那位公子。那可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位站在蔺晨身边丝毫不逊色半分之人。我记得,那公子姓梅。对了,就是那个江左盟的盟主梅长苏!”


“哦?你且与我说说来着。”


 


TBC





评论

热度(76)

  1. 吱tuzi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千年泪~很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