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tuzi

【伪装者】【诚楼诚】【脑洞】罄竹(又名:明楼的第五重身份)

开花de潘:

摘要:机缘巧合之下,明楼写起了自己的色情小黄文。


CP是现实的诚楼和二次元的楼诚


(什么鬼,但情节就是这个什么鬼)




事情的起因是这样,有文学愤青看不惯明楼这个汉奸,便写了他和秘书的男男肉文,刊登在小报上。


那个年代法制不甚健全,对于公民的肖像权和名誉权都没有施加全面而彻底的保护,等明楼和明诚察觉到这事儿,已是新政府上下众人传阅的势头。




他们知情还要感谢汪曼春,就在写到明楼压着小秘书曲径通幽了三回之后,汪处长将小报连载往明楼办公桌上一拍,大怒道,要写也是写和我,有阿诚什么事情!


明诚心想,汪曼春的消息总是灵通的,眼光总是敏锐的,就是认知总也落不到点子上。明楼拿起来看了几眼,笑笑把汪曼春安抚打发了,等明诚送走人回来,却发现明长官还拿着报纸,微微皱眉。


明诚:要不我去活动一下把报社查封了?


明楼:这种事情,你查封一家,还有一家。(低头沉思)文笔不错,但不够爽利鲜活。


明诚:许是把上下写颠倒了的缘故罢。


明楼抬起头来,似笑非笑地瞪了他一眼,手指却依然在报纸上敲着,脸上俨然是在谋划什么的神色。


阿诚:怎么,您还跃跃欲试起来啦?是新闻稿写烦了吗。


他没想到自己一语成真,转天,明楼就给该小报的业内竞争对手投了稿,化名月木。月木笔下,明楼俨然化身为一夜七次胯下七寸的炮神,将小秘书阿诚捣弄得欲仙欲死。这个设定是十分三俗的,但架不住文笔是真好,温柔缠绵中又有杀伐之风。一时间吸引了众多读者竞购,先前那家报社很快丧失了阅读量,就把专栏关闭了。


明诚以为明楼达成了目的,就会收手,但眼看着明楼是写上瘾了。


“或许是最近压力太大吧,”明诚暗忖着。




他拒绝承认可能是因为自己夜里伺候的不够。明诚也是人,有时候一天三方工作接洽下来,躺在床上看着明楼睡裤里饱满的臀也顶多只有摸一摸的力气。这样想着,明诚便决定助长一下明楼的乖张,专门腾出一个安全屋,给明楼当和报社联络的据点,任凭他使用傍身多年的金笔书写把自己大干特干的淋漓过程。作为一名建立了完整哲学辩证体系的革命青年,明诚清楚只要实惠拿到了,纸上笔墨都是虚言。他津津有味地阅读明楼写出的那些被自己操练过的招式,还从“阿诚”的反应中回想一下当初明楼的光景,从而获得了加倍的乐趣。


明楼眼看写得是来了劲了,趁兴还加入了自己早年游学欧洲时的见闻,有丰厚的底蕴、详尽生动的异国风情和扣人心弦的节奏支撑,连载的人气越来越旺,各种读者来信塞满了小据点。据说还有女孩子被家长没收了报纸烧毁,便哭叫着“莫要烧杀我的先生”,昏了过去。




作为一名未婚绅士,明楼手速飞快,周更万言,不到半年便集结成册出版,也算是在民国文学野史上留下了轻飘飘的一笔。稿费颇丰,尽捐我党。明楼自己只拿了头两本带编号的限量精装版回家,塞进书房角落了事。


但当晚家宴,明镜的心情似乎不好。


明楼:大姐,您这是?


明镜:哎,有本书出了编号的限量版,本来打算买第1号我自己留着,第2号给苏医生,结果听说被作者拿了去了,哎,求也求不得。


明楼对着八宝鸭就下不去筷子了,他抬头看一眼阿诚,觉得有点虚。


阿诚:大姐,敢问是什么书呢?


明镜犹豫了一下。“嗯……里面的游记写得,挺好看的。”


明楼抹了把脸,和阿诚展开了电波交流。


(明楼:要不……


明诚:大哥,使不得


明楼:可是大姐喜欢


明诚:自作孽,不可活啊大哥)


于是就这么决定了。


明楼晚上回到书房,打算把那两本也销毁掉,省得将来生事。他翻开扉页,看着序言,表情不易察觉地温柔下来。




序是阿诚捉刀写的,当然,是以月木妻子的身份,言辞方正,温情也是老式古板的温情。


“我仰慕先生,便正是因为他行的是常人不屑行之事,世人多唾之,唯我看得见他的赤诚热血之心。这世上有光明堂皇的正与义,也有潜伏在阴暗里、与恶肉贴肉地纠缠厮杀的正与义。不为人所知的功绩与荣光,自有苍天与我亲眼见证。”


与本人私下里的风格倒是大相径庭。


初看完时,明楼轻轻拍了拍明诚的肩膀。


然后又拍了一下,明诚的眼睛里就亮起了小火花。


“写得这么累,得跟大哥讨个奖赏。”


明楼不在意,“按劳取酬吧。”


明诚便伸手去套弄自己的报酬了,“没有七寸也不错,”他用修长的手指比着量了量,“现在握起来就刚刚好。”


“我还是很期待能有七次的。”明楼闭着眼睛笑。


然后他便自食其果了,当晚被自己的贤妻干得合不拢腿。纵情过度,睡过了头,在一睁眼已是下午。


完了!今日可是截稿日!




明楼rou地坐了起来。


然而晚上又要动身去南京,参加政要的饭局。这可怎么办才好,难道要开天窗吗?明楼出了一背的汗,感觉上一次这么紧张,还是在巴黎听到那句哥哥饶命。


于是阿诚就说,大哥,那我斗胆捉刀好了。


明楼心想可不是就得你负责,便颔首许可,嘱咐说你简单过渡一下,我下周多补点内容便是。


结果周一在回来的火车上一看连载,明楼惊呆了。


与此同时,出版社也充斥了读者各种震惊的来信。“居然阿诚被日本人捉到牢里去了啊啊啊!”“明楼掩面救不得啊啊啊!”“阿诚被吊起来打啊啊啊!作者你出来我问候你全家!”


明楼:阿诚侬脑子瓦特啦!


明诚:我就想增添一点戏剧化元素,接下来您就能乔装进监狱咱们诉衷情了,情话什么的,您还不是小菜一碟。


明楼这才想起来阿诚在巴黎的时候没少看民间文学,都是特别狗血的那种,顿时叹气,心想都是自找的,自找的。




但也有小部分读者对这个出乎意料的发展表示赞赏,比如有人写信催更,内容如下。


“把明楼也关进去吧,让他们做一对苦命鸳鸯,岂不快哉,哈!哈!——忠实的读者 杜锋 ”


这不用说就是王天风搞的鬼,然而此时明楼已经顾不上了,他在拼命把情节圆回来。作为一名专注多重间谍事业的人,逻辑严谨是明楼赖以存身的根本,他无法自控地陷入了思考:怎么把阿诚救出来?走什么程序?怎么能让读者觉得没有主角光环金手指,又能信服情节的发展呢?


阿司匹林嗖嗖地少。




明诚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
明诚:大哥,你放心,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把情节圆回来!


明楼:再瞎写就剁手!


明诚:手还是留着揉大哥吧。


于是,明诚就戴上小套袖,写了起来。一个时辰,写完了,明楼拿去看,看完沉默了一会。


明楼:于是我提着冲锋枪进去把你从牢里劫出来了?


阿诚:对的呀


明楼:还在车上就和你……和你来了一回?


明诚:对的呀


明楼:你这什么鬼!


明诚:读者肯定喜欢




结果确实广受好评,大家纷纷表示他们度过难关真是太好了!明楼真是世间少有的深情男子!好棒啊好强大帅气!看得羞羞哒~


唯一不喜欢的只有忠实的读者杜锋,为了表达这个观点,他直接寄了个炸弹。虽然是不会引爆的,但也很说明问题。编辑写了一封血书,哭求作者修改情节。


明楼叹气:人在很多时候其实是身不由己的,命运会卷着你走。


于是,明楼跟新政府请了一天假,把情节慢慢拢回了主线。




杜锋这次满意了。


“我改主意了,你的读书笔记还是得继续写下去。”他对自己最心爱的学生明台(笔名杜燮)命令道。




-完-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