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tuzi

旧伤

喜欢,喜欢文,更喜欢太太的解读

六幺:

深夜,天子寝宫。


寝宫内灯影摇曳,天子席地而坐。衣袂上还带着些夜间寒气的医者正无比轻柔的按摩着天子的小腿。天子看着医者,一贯冷硬板起的俊朗容颜也柔和了不少。


 


今年一开春就淅淅沥沥的接连下了好几场小雨,都说“春雨贵如油”,萧景琰身为一国之君自然是高兴的。只是身体让他不是很如意。因为他小腿的一处旧伤又和他过不去了。


萧景琰十余年战场杀伐,大伤小伤不计其数。他自己讳疾忌医,觉得大丈夫岂能受制于区区小伤。不过他不管,总有人管,比如某位蒙古大夫。


蔺晨虽然不着调,但医术是实打实的。更何况萧景琰是他心尖尖上的人。蔺晨自是花十二分的心思精心照顾着。只不过一些陈年旧伤只能慢慢养着,别无他法。


这几日阴雨绵绵,小腿上的旧伤让萧景琰不堪其苦,酸麻感从患处蔓延到整个小腿,连骨头都像是浸在酸水里一样。酸麻胀痛的无力感让萧景琰简直想掀桌,只恨为什么不是疼,那还好受点。而且他的私人专属大夫还回琅琊阁了,这更让萧景琰烦躁不已。


蔺晨是元宵过完了回的琅琊阁,毕竟他是少阁主,也不能真当个甩手掌柜,几天连轴转的把处理完该处理的,就赶紧往金陵赶。他知道这下雨天,就萧景琰那一身伤病,肯定不好受。所以蔺晨几乎是飞回去的,尤其是到了金陵,就看见一道白影从房顶屋檐上飘过。


当蔺晨直接从窗户进到寝宫,就看到萧景琰咬牙切齿的捶着腿,旁边的几案上堆着一堆折子。蔺晨似无奈也似心疼叹了口气,走过去,坐在萧景琰对面,轻轻地托起他的小腿,把裤腿撸上去,一块铜钱大小的疤烙在小腿上,显得狰狞而碍眼,蔺晨温热的手掌覆上患处,熨帖的温度让萧景琰觉得小腿突然就不难受了。蔺晨把萧景琰的脚放到自己腿上,然后手法熟练的按摩萧景琰的小腿肌肉。


“疼吗?”语气温柔的能拧出一把水,


“不疼,酸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,素来低沉好听的嗓音因为熬夜有些沙哑


“思佳人,辗转反侧不得眠。景琰,想我了没有?”刻意压低了声音,还在说景琰时转了一下音,听得人骨头都要酥一半。


“想”萧景琰干脆利落的回答,一双黝黑明亮的瞳仁一眨不眨的盯着蔺晨。


蔺晨听到这话勾起了唇角,眼睛因为笑意而微微眯起。一手护着萧景琰的腿,一手揽住他的腰身,轻柔的在萧景琰的唇上烙下一个吻。


然后继续按摩萧景琰的小腿,目光中蓄满了温柔缱绻。萧景琰盯着他的大夫看,思绪万千“多少年了,多少年没有人把它护在手心里,放在心间上宠着了,母妃对他再好,哪都是他要保护的人;长兄对他一贯严厉;小殊,小殊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。而赤焰案发后,他一个人征战南北,刀头舔血,枕戈待旦,九死一生。自己是主帅,是全军的主心骨,再苦也要忍,再难也要熬,捱过了十余年的冷眼与不公。而蔺晨,琅琊少阁主,有足够的资本睥睨天下,哪是只有江山日月才配出现在他的眸中的的人物啊,却心甘情愿的为了自己桎梏于一方庙堂。”


“景琰”蔺晨看着萧景琰无意识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轻声唤他。突然萧景琰扯过蔺晨衣领子就咬了上去,生生咬破了蔺晨的嘴角,舌头胡乱的舔。蔺晨有点楞,安抚的拍拍萧景琰的背,半晌,萧景琰松了嘴。


蔺晨把萧景琰的小腿放下,抬眸看向萧景琰笑道“甘之如饴”,声音淡然,却带着厚重的力度,令人心安。


萧景琰咂咂嘴,凑过头,伸舌头去舔蔺晨嘴角的血迹。


 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


当年看琅琊榜的时候最心疼萧景琰,因为全书几乎没有人为他考虑过,最后徒留他一人坐拥江山,享百年孤独,所以那时候脑补就想着能有一个人能陪着他,而且看这书的时候早,好几年前了,那时候我还没堕入腐门,寄希望于他皇后身上。那时候想的还是花前月下,举案齐眉。现在想想啊,我那一去不返的纯洁与节操啊


蔺晨是我一贯喜欢的类型,看似洒脱不羁,但胸中自有而且沟壑,洞察世事,武功拔尖,医术高明,干的还是情报收集工作,简直挑不出错来。


这样的一个人才有资本以平等的爱人身份伴于萧景琰左右,且对于蔺晨这种人而言只要他喜欢,什么都无所谓吧


 


 



评论

热度(87)

  1. 吱tuzi六幺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喜欢,喜欢文,更喜欢太太的解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