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tuzi

老九门观后感 ——表白佛爷

柔软的妖精:

7.4
今天,看见了佛爷,从早上就心神不宁,我等了启山很久,但就像狐狸说的,这是个仪式,你说你四点来,那么我从三点开始感到幸福。
第一印象就很好,他踏着黑亮的皮靴,着一身军装,有外翻的棕毛领子,带着一种由内而外的霸道,眼神凌厉,与一旁的生涩,或慌张鲜明对比。他是早晨出现,背对晨光,仿佛踏着光,发着光。
他质问值班人的毫不客气,他说出请八爷的不容商量,还有请二爷出山的深思熟虑。
他在车厢里的沉稳,是年轻绝美的面容,是历经沧桑的眼神深邃,八爷的调皮他了解,二爷的痴心他也迁就,唯独忘了他自己
张家亲兵断臂,他嘴上不说,但眼里的伤心不可言说。他一句“不要!”没能救下孩子,亲自上阵毫不犹豫,是个好当家。
他在梨园完美避开毒针,又抛起戒指当下,免他祸害二爷,毒针入杯,嘴角上扬一边,这蔑视的微笑在后世中一人脸上也会有。
晚上,他换下军装,条纹西装立在金佛前,竟如璀璨。
八爷忆他以一敌百,黑白的老式皮鞋踏开光明,开始的自信,受伤的坚持,还有完胜后的戾气,从内迸发的野兽一般的嗜血。救下伙伴的安心一笑。
也许张启山的好太多,我数不清,又或张启山太好,我不愿分享。

评论

热度(61)